十字街头

寒舟

我愿将自身伤化为糖,让他们在白纸黑字中甜蜜一场。

暂时停用。

【SPN】(兄弟粮食向)Road Trip

注意:普通人AU. 没有恶魔和天使,也没有地狱和天堂。

    车门被用力关上的同时,驾驶坐上的男人把音乐声调到最大来表示他的愤怒。另一个男人抿抿嘴,把一个可怜的汉堡压了压,砸向正不停按着喇叭的家伙。“好极了,‘成熟’先生。我还没有抱怨什么,你却已经开始试图用广播震聋你可怜的兄弟的耳朵。”“不,是你先开始的,Sammy. 你就是把气撒在了与事情无关的东西上,比如不友好地对待我的车。老兄,女孩子都不一定会这样。”Sam瞪着他的哥哥,丝毫不退让:“是的,她们一般都把气撒在与事情有关的人身上,比如给你一巴掌。”


    他们在摇滚乐队的嘶吼声中争吵,没完没了,直到有人来赶他们。“到别处调情去吧,别在这儿打扰别人!”Sam刚想解释什么,看着女人愠怒的神色,他道了歉便催促着Dean继续驱车前进。


    一路向东,他们已经从加州出发几天,到达和内华达州的接壤处。Sam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放弃假期课程,反而跟着从不按套路出牌的兄长穿越几个州,打算回家。“你已经几年没有回家了,妈妈很想你,让我亲自来接你回去。”当时出现在Sam面前的Dean这样解释。


    胡说八道,这不过又是Dean自作聪明的一个小理由而已。Sam踢着路边的石子,看向远方骑马奔来的哥哥。现在他们暂时达成了和解,并且得想办法找个过夜的地方。因为事发突然,Sam在一天的课程结束后直接被拉上车,身无分文;在Dean表示自己也处于这样的境况下之后,他们已经在车里睡了几夜,实在需要足够大的床铺伸展放松他们的身体。


    “Mr. Perry*这次准备假装骑警去搭讪了?”绿眼睛男人把牛仔帽扔到Sam怀里,坏笑着进了旅店。Sam用帽子扇着风,翻了个白眼。


    Dean总是擅长用一些小手段去为他们并不富裕的小金库省点儿钱,何况现在那里面是空的。相反,大多数情况下,Sam会老老实实给出数量准确的钞票。如果某一天,Dean愿意负担一切费用,那么只有对被盗刷信用卡的持卡人说一句“God bless you”。


    在他们一同长大的岁月里,这样突发的旅行其实很常见。而开头和结尾也都相差无几:Dean拉着弟弟跳上货车,两个孩子灰头土脸的被警察送回家。John总是只揍Dean,而Mary抱着小Sam讲完睡前故事后,会让他去给哥哥一个晚安吻。但是Dean,如果他这样就被“驯服”了,怎么能是Dean呢?下一次,他就拉着Sam和邻居的女儿Joanna 一起上了火车货箱。那次之后,Dean消停了很久,Mary说:“估计是因为屁股太疼,不用担心他。他要是一蹶不振,就不是Dean了。”


    Sam想到这里时笑出了声。Dean,Dean。他是个温柔的jerk。他深爱着自己的父母,深爱着自己的胞弟。Sam还记得学校里总会有一些爱欺负低年级学生的人在,为了保护Sam,Dean一直跟着John学习格斗。但是Sam并不是总想被谁保护,所以他干了件自以为聪明的蠢事——向平时欺负人的高年级学生挑衅。


    Dean来接他的时候,看到肿着脸的Sam坐在地上,眼里没有泪光。出乎他的意料,Dean咧嘴笑得很开心,把Sam从地上抱起来,不顾弟弟疼得呲牙咧嘴,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响亮的吻。“That's my boy.”


    当然,免不了被揍的依然是Dean。在他揉着胳膊屁股及其他疼痛的部位,抱怨John下手越来越重的时候,看着Sam抱着枕头站在房间门口。那是Sam十岁之后再一次和Dean一起睡觉。第二天天还没亮,兴致勃勃的哥哥拉着睡眼惺忪的弟弟不顾门禁偷溜了出去,在上下颠簸的卡车上看着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


    “Dean——你是不是,咳——是不是常常干这事儿?”被烟尘呛到的Sam和旁边一脸悠闲的Dean形成的鲜明的对比。“Sammy,”Dean的眼睛里闪着光芒,“Welcome to my world.”


    “嘿——Sam——Sammy?你还好吗?”眼前上下晃动的手打断了Sam的思绪,他抬起头对上了Dean带担忧的眼睛。“没事,我没事,再好不过了。你那边怎么样?”Sam清清嗓子,他实在不想让自家哥哥知道他正在回忆小时候的事,因为Dean绝对会露出一副“噢,Sammy宝贝想家了”的“怜爱”表情。呕。


    男人一脸得意地转了转钥匙,眨眨眼,“小事一桩。”Sam又翻了个白眼,跟在左右摇晃的Dean身后进了旅店。


    “所以,这就是你的小事一桩?”Sam摸摸铺好的稻草,把床单盖上去,看着直接躺下的Dean。“别这么挑剔了,Sammy,躺着能看星星的要求可不在星级酒店的服务列表里。”Sam不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只好倒在“床”上,鼻腔里充斥着新鲜稻草的清香味。迷糊中,他听见Dean在哼着妈妈以前唱过摇篮曲,翻了个身便睡了过去。


    第一次看见毫无遮挡的夜空时,他和Dean正在那辆颠簸得要让人吐出五脏六腑的卡车上。天空被层层渲染,由深到浅,由远到近,在Sam仔细凝视着这些颜色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它们混在一起大肆铺满天空,只留下点点白光在暮色中发亮。他躺在卡车上,想叫Dean睁眼看看夜空,声音却在颠簸中抖得让人发笑。Dean也确实笑了,他眼中的光芒还没有消失,明亮清晰地映出了Sam呆傻的样子。“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广的天空。”Sam张张嘴,只能说出干巴巴的句子,来表示他现在激动的心情。Dean大笑起来,拍了拍弟弟的头。“你还小,Sammy,你会和我一样爱上这种感觉的。我已经看过这样的星空很多次了,多到数不清,但是从不会厌倦。”


    所以我才考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想找到我也为之着迷的事物。不过那不重要了,现在要紧的是……“为什么这次不急着赶路,你还是在天没亮的时候就把我叫醒了?”Sam用力嚼着嘴里的食物,像是要把他的愤怒一并吞下去。“Easy,tiger,时间的确很充足,我们只不过要顺路去一趟拉斯维加斯而已。”Dean跟着广播中音乐的节奏,愉悦地按着喇叭。“你是想进监狱吗?别以为你的小伎俩有用,走的时候,老板的伙计告诉我,她知道你才不是什么骑警,顶多了是一个聪明的流浪汉。”广播的声音再一次被调大了,车也在宽阔的公路上晃来晃去。Sam把吃了一半的早餐揣进包里,懊恼地撞了几下头枕。


    就算昨晚在半梦半醒之间看到的满天繁星让他回忆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就算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好吧,他似乎能够接受。他开始想念他们的家,想念妈妈,想念常在外奔波的父亲。回家似乎并不是一个坏主意。


End.

*:Perry是Dean用过的假名之一


题外话:咳,“但是Sam并不是总想被谁保护,所以他干了件自以为聪明的蠢事——向平时欺负人的高年级学生挑衅”,一开始打草稿的时候,十分流畅地写成了“…所以他干了件自以为很聪明的蠢事——对高年级学生说放学别走”;“Dean来接他的时候…”写成了“Dean在学校小树林找到Sam的时候…”。_(:з」∠)_


本来是想写长篇的,但是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以及对美洲那边很多事都不了解,所以还是作罢…
感谢您的观看w


暗搓搓放一下SY: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3099&page=1&extra=#pid2762040



评论
热度 ( 9 )
  1. 破晓的黄金国十字街头 转载了此文字
    我相信在一个可能的世界他们都安稳活在某处,猎魔生活不会磨去他们的人性改变他们的本质——他们就该是这样

© 十字街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