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街头

寒舟

我愿将自身伤化为糖,让他们在白纸黑字中甜蜜一场。

暂时停用。

【翻译】they don't talk

卧槽。简直。被戳死了。太棒了。

分叉眉:

POI,Root/Shaw,原作者nirky原地址


授权如下







没有酸爽的虐文可翻,加之时间紧张,就挑了篇细节很赞的小短篇


A bit of fluff,A lot of feels,祝食用愉快w




Summary: 她们互不说话,但她们会交流。


——正文——




她们互不说话。


Root喜欢说话。她有时或许会让人感到神秘难解,有时又会激起他人恼火万千。但言语于她是一种武器,可以让她如破解代码般攻入人心。她喜欢观察他们回应的内容和方式,她喜欢辨别他们倾听时是全神贯注还是心不在焉,她喜欢品读他们的身体语言。然后,她的武器会刺向那最薄弱的一点。她乐于寻找他们关注点之间的细微差别。


但Shaw不喜欢说话,所以即便她们在做爱Root也一言不发。呻吟和呜咽交织着溢出,低如鸿蒙初辟之时生物的低鸣幽咽。




*


她们互不说话。


Shaw注意到Root眼中闪烁的光芒,那狂热的视线告诉她,Root有无尽的话要说,有无穷的影射可以做,但它们没有被付诸语言。尽管如此,她依然可以看见它们。它们清晰的写在Root的脸上,停留于Root唇角向上勾起的弧度里,藏匿在Root蹙眉时额间细微的皱纹中。


但Root沉默无言,纵然Shaw不喜欢Root因为她而沉默,她也愿意接受这份宁静。




*


她们互不说话。


Root已经发觉,Shaw是需要使用另一种策略才能破解的代码。于是,她细心倾听她们共处时Shaw躯体无言的声音,那些随着节奏逐渐急促破碎的呼吸,当愉悦伴随痛苦攀至高峰时喉咙处声带的共鸣,高潮后胸腔内心脏坚实沉闷的跳动之音。


如果Shaw不喜欢说话,Root就用另一种方式来交流。


 


*


她们互不说话。


Shaw对此有些感激,她不想听见这个事实被付诸言语发声出来。在号码和任务的间隙中,在死亡逼近的前刻里,她们已经这样频繁发生关系将近两个月了。Root在尝试告诉她什么,即便她尽全力忽视着,她也无法摆脱这个感觉。


是Root让她无法摆脱这种感觉,Root用她总是修剪整齐、涂着各种颜色但从不变短的指甲,让这变为不可能。


这些时日有很多痕迹留在了Shaw的身体,肌肤之上和内心深处,但Shaw至死都不会承认,她珍视着它们。




*


她们互不说话。


如今Root已经习惯了这种沉默,这些在尖锐的言语和敷衍的点头之间的沉默。她不再介意那些,她已经在其他方面找到慰藉,在无论她隐藏于何处Shaw都要花时间找到她的那一天,在公众场合中她们并排而坐时肩膀的摩擦里,在她无需面对Shaw的愤怒就能自行取食的薯片和巧克力中。


Root终于接受这一点,Shaw是一个永远不会倾诉的女人,但也是一个会忍不住流露真情的女人。




*


她们互不说话。


Shaw现在完全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好主意。她倾向于相信它是,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去领会Root脸上那种神情的含义,在她从高潮中平息后的某一霎,她凝视着Shaw,似乎Shaw是世间唯一存在的事物,她唯一在乎的事物。仿佛于她而言,Shaw就是永恒。


Shaw不喜欢是因为,当Root那样看着她时,她那感觉的音量就会不自觉地越来越大,而感觉迫切地要溢出胸腔。




*


她们互不说话。


Root坦然拥抱这份宁静,这让她感受到自己更完整了一些。有些天里,甚至机器也会给她点空间,那时便只剩她们,只有她和Shaw。Root喜欢那些日子。


那些时候,Root会买下远多于自己会处理的食材,然后她会做饭。


食物是一种Shaw能理解的语言。




*


她们互不说话。


Shaw不认为争论能算谈话。她讨厌Root,十分讨厌Root,讨厌她摇曳婀娜的腰肢,讨厌她多变的假发和乔装,讨厌她身上甚至在出汗时都能嗅到的甜美气味。


Shaw也讨厌Root无视安全不顾危险,讨厌她殉道者般的表现,讨厌她将这视作世界末日来临之前预言者的合理终结。


Shaw讨厌这一切,因为Shaw只是人类,而人类注定要失败。




*


“Root.”


Root停了下来,将衬衣覆上自己裸露的身体,她的唇角已经勾起了得意的浅笑。她爱极了Shaw念她名字的方式,那仿佛是春天的斑鸠①,吐出T时像是说话艰难无比。


(对Shaw来说,确实如此)


“怎么?”Root问道,她亭亭而立,正将手臂滑进衣袖,散发如瀑般垂落在后背上。


“今晚留下来。”




*


她们互不说话。


但Root的指尖已经摸索到了被单下Shaw所在之处,她们便是那样入眠。




——完——


①a turtledove in the spring, a spat out T like talking is hard. 


turtledove是斑鸠,作者说葡萄牙那有些人养斑鸠当宠物,叫声像Roo-Roo,肖发root的音时感觉吐出t音很困难,就像斑鸠一样







评论 ( 1 )
热度 ( 421 )
  1. 啾科科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4. Instance Zones青色的瓜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

© 十字街头 | Powered by LOFTER